校园资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等教育 » 正文

“数”描日、韩、芬教师发展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日前发布的教师教学国际调查(TALIS)项目涵盖教师教学实践、学校领导、教师专业实践、教师教育和入职准备、教师反馈和发展、学校氛围、工作满意度、教师人力资源问题和教师自我效能感九大方面。此外,此次调查还增加了两个跨领域的主题,即创新、公平和多样性。在被调查国家和地区随机抽取200所学校中的4000名教师及其校长作为代表样本进行研究。此外,约有26万名教师参与了问卷调查。

日本、韩国和芬兰多次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PISA)中获得佳绩。那么,这三个国家的教师发展呈现什么特点?其教师教学的优势与短板在哪里?通过这份报告,我们可以形成初步印象。

校长、教师性别、年龄结构如何

调查结果显示,日本82%的教师将教师作为首选职业。韩国教师以“国家的建设者”著称,在韩国,教师也是热门职业,有80%的教师把教师作为首选职业。而芬兰只有59%的教师将教师作为首选职业。那么,他们为何要选择教师这一职业?日本、韩国和芬兰分别有82%、80%和66%的教师认为,他们将影响儿童发展或为社会作出贡献的机会作为主要动机。

在日本,教师平均年龄为58岁,远远高于经合组织教师的平均年龄44岁;韩国教师的平均年龄为43岁;芬兰教师平均年龄为45岁。此外,日本33%、韩国34%、芬兰35%的教师年龄在50岁及以上(经合组织平均为34%)。似乎教师队伍呈现老龄化,这意味着在未来10年,日本、韩国和芬兰将不得不更新大约1/3的教师队伍。日本校长的平均年龄为58岁,韩国校长的平均年龄为59岁,均高于经合组织校长的平均年龄52岁。芬兰校长的平均年龄为50岁,相对于日本和韩国,芬兰校长队伍要年轻许多。此外,日本22%、韩国44%、芬兰10%的校长年龄在60岁以上,经合组织校长年龄在60岁以上的比例平均为20%。

教师和主要工作人员的性别分布可以衡量教师职业中的性别不平衡程度,以及晋升为领导职位的性别不平衡程度。在日本,仅有7%的校长是女性,42%的教师是女性。在韩国,20%的校长是女性,67%的教师是女性。在芬兰,46%的校长是女性,70%的教师是女性。由此看来,韩国和日本与经合组织平均47%的学校领导为女性和68%的教师为女性差异较大,尤其是女性校长比例偏低。

教师以何种策略管理课堂

教师教学国际调查数据显示,在过去5年中,日本、韩国和芬兰实际教学和学习的课堂时间保持稳定。而在一次典型的课堂教学中,日本、韩国、芬兰教师平均将79%、76%、80%的时间花在实际教学上,日本和芬兰略高于经合组织78%的平均水平。

日本41%、韩国60%、芬兰79%的教师通过观察和提供即时反馈来定期评估学生的进步,经合组织的平均比例为79%。日本51%、韩国53%、芬兰86%的教师把自己对学生评估的结果通知给学生,经合组织平均为77%;日本31%、韩国36%、芬兰45%的教师经常让学生评估他们自己的进步,经合组织平均为41%。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教师和学校领导认为他们的同事是开放的,他们的学校是一个有能力开展创新实践的地方。韩国71%、芬兰75%的教师报告表示,他们和同事在实施新想法方面相互支持,而这些都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比例78%。

通过哪些途径助力教师发展

在教师专业发展培训方面,日本82%、韩国90%、芬兰87%的教师在入职教育和培训期间,接受了学科内容、教学法和课堂实践方面的培训,这一比例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79%。日本19%、韩国26%、芬兰57%的教师表示,他们在入职之前曾参加过某种正式或非正式的职前培训,而经合组织参与职前培训的教师比例为42%。虽然经合组织的校长们普遍认为,为新任教师配备导师对教师的工作和学生的表现很重要,但日本、韩国、芬兰平均仅有22%的新教师都配备有固定的教学导师,比例分别为日本40%、韩国16%、芬兰10%。

在经合组织成员国和地区中,学校领导的教育水平通常高于教师。然而,只有半数的校长在担任校长之前至少完成一次校长培训课程。日本54%、韩国82%、芬兰88%的学校领导在担任校长之前完成了学校行政或校长培训课程;日本71%、韩国94%、芬兰48%的学校领导在担任校长之前完成了教学领导培训课程。

参加某种在职培训在日本、韩国与芬兰的教师和校长中司空见惯。在该调查中,日本89%、韩国98%、芬兰93%的教师和日本、韩国、芬兰均有99%的校长参加了至少一项专业发展活动。参加课程培训和研讨会,是整个经合组织最受欢迎的教师专业发展类型之一。有趣的是,整个经合组织的教师都表示,基于合作和合作教学方法的专业发展培训对他们最具影响力。

日本、韩国和芬兰三国的教师似乎对他们接受的培训都感到非常满意,日本91%、韩国87%、芬兰79%的教师表示,培训对他们的教学实践产生了积极影响。日本和韩国的比例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82%。同样,有报告称,参加这种有效培训的教师往往表现出更高的自我效能和工作满意度。

韩国和芬兰教师均表现出对教育信息技术学习与掌握的愿望。韩国30%、芬兰51%的教师“经常”或“总是”让学生使用信息和通信技术完成项目或课堂作业,这个比例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53%。韩国59%、芬兰56%的教师表示,“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进行教学”已被纳入其正规教育或培训。韩国48%、芬兰21%的教师在完成培训后打算利用信息和通信技术开展教学。而韩国24%、芬兰20%的校长则表示,他们所期待的高质量教学往往受到数字教学技术短缺或不足的阻碍,经合组织的这一比例为25%。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附属中学)

《中国教育报》2019年12月06日第5版 

上一篇:贵阳南明富民村镇银行招聘启事
下一篇:禁毒教育从中小学生抓起